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数码

试问阚凯力老百姓关心什么0

数码
来源: 作者: 2018-12-29 20:59:48

8月2日,两部委同意两固话运营商实行价格套餐,固话有可能开始价格战,不少人呼吁取消月租费。8月17日,著名电信专家阚凯力又放出惊人之语:“我坚决反对取消月租费”。

他认为:固话可以包月,但不能免月租费;移动则相反,绝对不能包月,但可以取消月租费。

他的理由是:市话终端局以下的络设备基本上属于用户独占资源,该用户不用,别人就用不了,因此,固定市话的成本主要由用户数量决定,而与业务量的关系较小;市话中单位业务量的平均成本主要取决于用户的使用习惯:用户的业务量大,每分钟的通话成本就低;用户的业务量小,每分钟的通话成本就高;在极端的情况下,如果内都是“零次户”,其业务量为零,则每分钟的通话成本就趋近于无穷大。在这种情况下,取消月租费等于不去回收每个用户的络成本,这是不现实的。

阚凯力教授分析得没错,但很多事情并不是按照理性分析去发展的,可以说大多数老百姓不懂络成本核算,或者是根本不关心络成本核算,他们更关心的是,首先这项业务是不是符合他的需求,如果是,再贵也要卖。难道大家忘了,十年前,当固定初装费高达5千多块钱的时候,北京人仍然疯抢,排大队也要卖,为了早点安装,甚至送红包,走后门。而当现在,即使取消了初装费,申请安装的人仍然寥寥无几。

其次,如果确定这项业务是他们需求的,那么再看有没有选择性,如果有选择,老百姓自然会选择性能价格比好的,如果没有选择就没办法,卖方说什么就是什么。幸运的是我们生活在一个有竞争、有选择的时代。有固定、移动,还有IP,价格越来越便宜。

语音业务肯定是人们需要的,可喜的是现在人们有了多种选择。而固定面临的困惑就是有移动、IP的的竞争。由于新技术的应用,这些新的选择越来越便宜,强烈地冲击固话,迫使固话花费不得不改革。我觉得固话运营商目前主要考虑的不是如何计算络成本,而是如何保留用户,一旦用户流失,又如何去计算它的络成本?

当然,老百姓有老百姓的算盘,运营商也应有运营商的考虑,运营商也不可以一味迎合用户而不惜亏本,如果运营商因亏本而倒闭,那么老百姓的利益也无从体现。

我十分赞同北大教授周其仁的观点:消费者是弱势群体,他们能做的便是捂紧他的钱袋子,如果价钱合理,就多消费点儿,如果太贵就少消费点儿。固话月租费该不该取消?我觉得这不单单是按络成本核算来处理的,仅同阚凯力教授商榷。(刘兵)

梨苗
塑料挤出机厂家
顶级牛代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