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

中国电子报3G期待的不仅仅是牌照0

新闻
来源: 作者: 2018-12-07 18:40:22

在日前举办的“全国信息产业工作会议”上,信息产业部王旭东部长一句“我国发展3G的条件已经具备”,让人觉得3G呼之欲出,也引发了媒体针对3G牌照发放问题的新一轮竞猜。

然而,在近期采访的一些业内专家看来,对于3G的关注不应该仅仅停留在牌照的发放上。“3G发牌是非常复杂的事情,”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一位专家称,“‘务实推进’意味着要通盘考虑技术与设备成熟度、赢利模式、产业链协调发展、竞争格局优化以及知识产权博弈等一系列更深层的问题。”

技术条件已经具备上马3G,最先考虑的就是技术和设备的成熟度及性价比。

“3G的底层技术不用担心,”北京邮电大学张平教授告诉《中国电子报》,“从技术上讲,目前我国启动3G的条件的确已经具备。”

张平是北邮无线新技术研究所所长,也是我国最早进行3G技术研究的学者之一,他向介绍了3G三大主流标准的成熟度。其中,WCDMA将向HSDPA演进。“目前已有运营商考虑如何跳过WCDMA,直接发展到宽带高速,但这种方案在成熟性上还有距离。”张平说。而由CDMA20001X向1XEV-DO的演进已经比较成熟。

对3G技术和设备成熟度的关注似乎更多地转向了TD-SCDMA。

张平认为,TD-SCDMA本身起步晚,相对于其他两种3G标准而言成熟度较差。但“TD-SCDMA商用在理论上可以单独组,实验上也能达到组的要求,且频段的利用率高。”

南京邮电大学张顺颐教授也持相同的观点。他认为,在三种制式中,TD-SCDMA的研发最晚,只限于中国,投入也相对较少,商用的道路应该比另外两种制式困难。但没有商用案例并不是TD-SCDMA发展的“致命伤”,任何一项技术都有“首发”的过程。

而在价格上,TD-SCDMA系统设备被认为具有明显的优势。3G系统的投资主要在基站。张平称,与其他两种3G技术标准相比,TD-SCDMA射频功放价格要低,TD-SCDMA基站的价格大约比WCDMA基站价格低1/3。

张平说:“TD-SCDMA在系统、终端、芯片等方面已经取得突破性进展。”尤其是以往用户比较关心的电池。但“成熟的终端还需要成熟的络支撑集成墙板厂家
,按照2G及WCDMA的发展经验,只有等商用络建好,才能验证终端的成熟度,TD-SCDMA不可能超越这个阶段。”

赢利模式尚需摸索

技术优势未必能够换来市场盛势,特别是对于3G。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在全球目前启动3G的运营商中,还没有一家因为3G业务而赢利。

3G在中国的发展也将面临同样的考验。“真正的竞争在于如何提供差异化的应用。”张平认为。想办法吸引高端用户群,拉动APRU值的提升,是运营商在发展3G时需要考虑的一个重要问题。

从运营商的业务收入构成不难看出晾衣架
,当前,大部分运营商的收入依然集中在话音业务上。尽管人们对数据通信业务寄予厚望,但目前主导数据业务收入还是短信,相形之下,移动终端视频应用的质量和价格都还没有达到令人满意的程度。

“3G的亮点在于融合业务,”电信研究院的专家告诉,“而我国运营商对于业务模式、资费、终端的配合、内容的提供等等一系列问题研究得还不够。”

这种观点得到了厂商的认同全自动凉皮机
。杰尔系统公司中国区副总裁JohnCummins向《中国电子报》表明了自己对3G业务发展方向的看法:“新服务将包括实时音频和视频流、立体声音乐下载、个性化彩铃下载、互动游戏等,甚至包括广播电视功能。”

“对高端用户,3G将提供包括电视、上、笔记本电脑内置无线上卡、定位服务以及面向行业的多种应用,”高通公司大中华区董事长汪静告诉《中国电子报》,“比如Email,用户可以随时进行回复,而且还可以打开附件,这是2G无法提供的服务。”然而,让人更为担心的是我国运营商在3G运营模式方面的准备不够充分。

某运营商的高管曾经和《中国电子报》算过这样一笔账:在中国建设一张全国性络的投资不亚于一个“三峡工程”,要实现全国的覆盖,建设单一络大约需要200亿美元的投资。“这么大的投入,如果靠自身的经营不能达到预期的收益,对电信业的发展将非常不利。”

在资费模式上,一些电信研究院的专家也担心,如果移动通信的资费也采用类似于ADSL的简单的包月制,那么,整个移动通信络将不堪重负,甚至会破坏运营商以前良好的运营模式。

带动产业链协调发展

比运营商赢利更重要的是整个产业链的协调发展。

与1G、2G时代不同,目前,国内厂商在3G方面已独立开发出全套设备,甚至在TD-SCDMA领域已经建立起了完整的产业链。这一产业链不仅包括系统、芯片和终端厂商,还包括软件、测试设备等方面的厂商。

特别是TD-SCDMA,目前,TD-SCDMA产业联盟的成员已经形成了系统、芯片、终端、软件、测试仪器仪表和测试环境等较为完整的产业链,TD-SCDMA产业化正在加速。

“目前,我们的芯片和解决方案无论是可靠性、稳定性、可承载业务能力还是大批量供货等方面,都已经具备了可供商用的能力。”展讯通信有限公司首席技术官陈大同告诉《中国电子报》,“我们下一步的工作将聚焦在3G业务的研究和承载上,推向市场的将是带有鲜明3G特色的。”

重邮信科副总经理郑建宏告诉《中国电子报》:“我们正在筹建TD-SCDMA移动终端产业园区,准备将园区建成以3G为核心的研发和产业化基地。”

在测试方面,凯明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市场部总监杨万东告诉《中国电子报》:“我们向上游主要支持TI,然后与大唐、普天、中兴等进行横向合作,保证络和软件的顺利实施。”据悉,该公司在2005年上半年已针对络可互操作性进行了测试,下半年的测试重点针对应用及应用之间的互操作和络应用。

在设备制造方面,国内外厂商更是跃跃欲试,而且,他们对TD-SCDMA更是给予了空前的关注。

摩托罗拉(中国)电子有限公司总裁高瑞彬告诉《中国电子报》:“一旦3G牌照发放,我们就会有提供包括TD-SCDMA在内的产品。”

而据了解,在TD-SCDMA联盟中,现已宣布参与系统设备研发的有西门子、北电络、UT斯达康、上海贝尔阿尔卡特、爱立信等;参与终端芯片研发的有三星、德州仪器、飞利浦、摩托罗拉等;终端方面有三星、摩托罗拉等;测试仪表有安捷伦、雷卡、泰克和罗德-施瓦茨等。这些外资厂商目前都在TD-SCDMA研发上投入巨资。

此外,由于TCL、海尔集团、烽火集团等产业链上不同环节企业的加入,TD-SCDMA产业联盟也出现了一些软件和开发下一步业务应用的企业。

知识产权的博弈

启动3G,将优化竞争格局,但是3G上马绕不开知识产权谈判。这是目前影响中国3G进程的关键因素,也是一场技术实力外加商业艺术、政治艺术的博弈。

信息产业部科技司副司长张新生告诉《中国电子报》:“WCDMA平均要交纳知识产权费率高达销售收入的17.3%,这是有明确文件显示的。”如果真是这样,交纳了知识产权费之后的企业,还能有多少利润空间?

此外,有关专利问题的关注点更多地集中在TD-SCDMA上。有人形象地将目前高通、大唐之间专利授权谈判的停滞状态比喻为“无人出价”阶段——谁先“出价”谁吃亏。

但高通大中华区董事长汪静却明确表示“专利不是死结”。汪静在接受《中国电子报》独家专访时称,在专利授权方面,高通与中国领先的3G厂商之间有着很好的合作。“我们之间的关系比外界想象的要好得多,目前还没有发生任何争执。不论CDMA2000还是WCDMA,甚至TD-SCDMA专利授权方面,都是一个水到渠成的问题。”

高通提供的资料称,目前,全球已有60余家厂商与其签署了有关WCDMA和TD-SCDMA的专利授权协议。汪静表示:“既然是好的技术,有着美好的商业前景,那么,商业性的公司就不会找不到理由去解决专利授权问题。”

TD-SCDMA产业联盟秘书长杨骅的态度比较自信。“核心专利绝大多数是在标准里。”他告诉《中国电子报》,“TD-SCDMA的智能天线、上行同步、联合检测、接力切换等都是写在标准里的,都是核心标准,它们都是大唐提出来的。”

张新生认为,TD-SCDMA的知识产权问题应该从重要性和其涉及的产业链的各个环节来统筹考虑。“如果谁说自己占有绝对的和完全的知识产权是不可能的,也不可能形成一家厂商的绝对垄断。”他认为,TD-SCDMA一定要坚持集成发展、各个环节配合发展的思路。另外,“知识产权是和标准直接挂钩的,写进标准的才是重要的”。

“在TD-SCDMA问题上,只要中国企业不松劲,自主创新仍然是国内企业做主体。”杨骅表示,“我们已经成功地把基于TDD的两个向未来演进方案提交给3GPP,并被接纳。现在许多运营商都想来做TDD,但中国的历史地位已经形成,虽然讨论很激烈,但中国的意见总能占上风。”

而此前,在1G时代,我国在通信标准制定方面甚至连博弈的资格都没有;在2G时代,我国又比国外厂商慢了半拍,致使国内移动通信市场的绝大多数利润流向海外巨头手中;而在即将到来的3G时代,据了解,中国企业在TD-SCDMA技术上正在形成核心专利群。“在TD-SCDMA方面我们不能说拥有全部专利,但至少是拥有了核心技术专利。”电信研究院有关专家如是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