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VR

中国铁通数字集群商用试验进展情况介绍

VR
来源: 作者: 2018-12-06 16:13:39

陈如明:

非常感谢张总监给我们介绍的Tetra系统的主要技术特征,特别是讲了这样一个系统的各种应用,以及他在整个络建设中的规划、投入到建设装备以及运转方面一整套的优化措施,这还是很值得思考的,另外他是已经把3G引进去了,包括一些技术的进步,大覆盖面的扩大,这也是很有效的,这说明Tetra运作的有效性也是有很大发展的,同样这种专业的竞争也会使专业化的集群发展得更快。

今天我们要进入到最后一个,这个题目就是一些新的数字集群事业,中国的铁通集团有限公司无线通信部总经理蒋春生经理给我们讲一个题目——中国铁通数字集群商用试验进展情况介绍,欢迎。

中国铁通无线通信部总经理 蒋春生:

大家可能都很劳累,好在我是今天上午最后一个发言的,我抓紧一点时间,然后能让大家早一点就餐。

我的发言分三部分内容,一个是中国集群通信发展概况,前面几位领导和专家也谈到一些,第二是中国铁通数字集群商用试验情况介绍,第三是中国铁通对数字集群业务发展的几点认识。

刚才有专家也提到了,在我国是集群通信是从上世纪80年代末期引进的,在90年代中期掀起建设高潮,但是业务发展相对缓慢,目前只有集群用户20万左右,其中大多都是农民专用户,共用户不足四万,这个没有具体数字,最后我大体算了算,国内几个共可以数得过来的,用户不超过4万,这种现状和工业发展的情况相比显得极不协调,这个不是数字上的相比,是按照比例来讲大体算了算,集群应用和公众应用相比大概才占百分之零点几的比例,发展极不协调,从另一方面也说明我们国家集群通信还处于比较好的发展阶段。

近年来,信息产业部在充分调查、认真研究的基础上,提出了鼓励基础电信运营商发展集团共的发展思路,提供了一些良好的政策保障,这里面列了几个文件,一个是信部无518号文件,还有信不无387号文件等,2003年4月1日起开始实施的《电信业务分类目录)将数字集群业务列入B类基础业务里面,也表明国家对支持数字集群业务发展的信心。

中国铁通从2002年开始,就提出了数字集群商用试验的申请,2003年4月份得到了信息产业部的批复,2003年八月份信息产业部召开数字集群发展通信,确定了国产数字集群发展的思路,因为当时Gota和GT800这两种数字集群系统已经提出来了,厂家也提交了技术方案和产品,首先作为新的系统要进行技术试验,从2002年9月到2003年3月铁通参加了这次试验,与华为和中兴都有合作,在重庆和华为合作利用GT800,在沈阳和中兴合作利用Gota进行技术试验,大概时间是一年吧。

经过试验感觉到两种产品已经基本成熟和完善,具备了商用条件,试用用户也都反映效果比较满足,2004年11月,信息产业部发布了两种体制的参考性适用文件,也确定了两种集群技术体制成熟的认可,从2004年10月开始,中国铁通正式在沈阳、长春和重庆三个城市实行商用试验,商用试验的目的就是要进一步验证两种数字集群系统的应用性和适用性,第二种探讨络的业务发展模式和具体营销模式,第三个为公司大规模的推广应用积累实际经验,第四个为国家主管部门制定相关的产业政策提供科学依据。

这个商用络体制选择是这样的,就是在沈阳和长春我们应用的是Gota系统,在重庆采用GT800,两种制式同时进行商用试验,我们都是按照正式商用要求进行普,包括覆盖和通话指标等等都是按照正式商用络进行要求的。三个城市络容量都是预留了,平均都有三万线,络覆盖是覆盖当地城市主城区和其他特殊城区,络包括核心交换子系统、无线子系统、操作维护子系统等一个商用络架构。

在商用试验期间提供的也许包括集群基本业务包括组呼、单呼和广播呼叫,第二个就是集群补充业务,包括积极呼叫、迟后进入、调度台业务、集群VPN业务等等很多,也在不断扩充。第三个针对专业集团需要特殊需要的其他业务,这是针对特定行业要求开发的一些业务,比如说综合VPN、定位、监控、短信查询等等。比如定位业务就是指的比如像公交、执法局他们各自有不同的需求,但是底层的基本技术是一样的,平台也都是一样的,实际就是二次应用的开发。

试验计划基金占从2004年10月份到2005年1月份是前期准备,1月到5月是络建设和优化,5月到6月是络验收和测试,6月年底是商用试验运营和商用试验总结,现在3G络优化已经完成了,现在在进行全面的测试和总结。

第三部分就是中国铁通对数字集群业务发展的几点认识,经过几年来的实践,一个就是应该认为应该坚持共发展方向,体现规模效益,确保我国集群通信事业健康、顺利、快速发展,因为集群用户需求的广泛性和业务多样性、对络规模和覆盖范围、络性能质量、功能业务提出更高的要求,现在的专业用户或者公众用户对以前的要求都不一样了,以前我们模拟的时候只有一个单基站,现在在我们营销过程中发现专的用户要求也都越来越高了,包括覆盖、络质量、业务功能和定制一些业务的开发要求都非常高,这样就大大提高了集成运营商的进入门槛,原来我也搞过模拟集群,基本上以前搞一个模拟站,有五个信道就觉得不错了,现在不行了,不但要求整个业务区域要覆盖,包括室内也要求覆盖,这样对络质量的要求、规模的要求都已经非常高了,这样就要求运营商在资金的保障、技术的支持、运营、维护能力、业务开发等各方面都必须具备相当的实力,才能确保业务的正常开展。

集群共有这样几点好处,比如单位成本更低了,利用率更高,可持续发展能力更强,数字集群能够保证共中各个专业用户的通信安全和可靠性,能够在同一个物理络中为不同的用户提供不同的服务。这一点我们在确定目标业务群的时候都已经意识到这一点了,如果共不能满足集团用户的要求,不能保证他们的可靠性和安全性的话我想共业务根本做不起来,这一点我希望政府也好或者是我们的用户也好要放心,但是集群用户也需要各个行业的专家的支持和合作才能确保成功,就是说共业务的发展并不意味着络可以由我运营商来做了,比如我们行业内部原来有一些专家,说你们都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不是这样的,实际上是仍然需要,甚至是更加需要,比如我们一些水电、公安、公交等一大批本行业内部通信专家和内部人员肯定要和他们合作的,没有他们的合作也是做不成功的,另外在络层面保证集群运营商的正确定位、严格把握业务发展方向,并根据集群用户的特点不断开发提供定制业务,才能保证需求、体现群众通信优势。这一点也是针对以前或者是目前讲集群业务为什么发展得不好,大家简单回顾一下也知道,因为刚才陈老师也讲在90年代中期有一个建设高潮,为什么不讲是发展高潮?因为大家都在做可是发挥什么用了呢?没有发挥他的教育优势发挥在正确位置上的,而是拿他的功能发挥在通信上的,所以我们铁通认为如果想把数字集群做好一定要严格把握业务发展方向,这样才能有别于公众,才能走特色发展道路,才能体现集群共的价值和优势。

在目前阶段我国的集群市场还未发育成熟完善,社会上对集群共还有一个比较长的认识和认可的过程,甚至需要我们进行就像今天研讨会一样也要有这样一个过程,在市场上尤其要发挥政策的指导和规范功能,就是说在业务发展初期需要政策的一个强力保障和支持,我个人也认为现在的专用市场不是说应不应该发展,而是需要政府政策大力支持的,公众已经发展到这个程度了,甚至也已经走到了规模化发展的道路了,但是相比之下专更需要政策的支持,当然也需要政策的规范才能发展得更好。

那么集群设备供应商应该也要深入研究集群市场的需求,正确把握研发方向,少走弯路,根据集群市场的发展特点,不断退出适应集群市场要求的多样化的产品,这是对我们运营商的一个基本要求,也就是说你们研发这个系统也好,设备也好,设备是运营商来研发的,但是并不是他们来用,集群运营商也有它最终的用户,希望咱们的设备供应商应该研究用户最终的需求,你们作为上游应该研究出什么样的产品才能够适用集群市场的需求。

当然从宏观来讲还需要各方共同努力,包括政府、运营商、制造商甚至咱们最终用户这些行业的专业人员共同打造一个完整的集群产业链,确保我国集权产业的全面建设和发展。

中国铁通长期以来一直重视和致力于集群事业的发展,我们要继续在信息产业部的支持和领导下,充分发挥自身的优势,为我们集群产业的发展贡献出自己的力量,以上就是我的发言,谢谢。

陈如明:

谢谢蒋总,这是一个结合我们国家具体情况的铁通,从他原有集群的推进一直到新的两种体制进入商用试验,结合他个人的经验来谈一下对集群体制的缺点、原因方面、政府方面、制造商的一些好的建议,非常感谢蒋总结合我们创新的一些集群体制的试验做的演讲,在此表示感谢。

上午我们这个会稍微拖了一点,到此结束,下午准时应该是13:10,看还有什么会务的要求讲一下。

相关推荐